上银行的那些事儿

唐胜一
2019-09-09
来源:

当满头银发的文大娘拄着拐杖走进乡村银行的营业厅时,排着长队的乡亲都习惯地打上招呼:“文大娘,您老人家就不用排队了,快去前边窗口优先办理。”

    文大娘咧开无牙的老嘴,笑笑地点着头,一瘸一拐地慢慢往前走去。

    后边的乡亲议论着:“文大娘准会成寿星,瞧她这身板,都八十好几了,比七十来岁的还硬板!”“她年轻时吃过苦,旧社会出身贫农家庭,七八岁就给人家当童养媳,纯粹受奴役,放牛、喂猪,洗衣、做饭,还要下地干农活,几乎样样都要干,干得不停歇。用她自己的话讲,那时虽累,却练就了好身板。全国解放后,因她出身好,当过童养媳,便被选进农村初级社里当妇女干部,后来就一直当任大队部的妇女主任。”“现今她儿孙外出经商打工,都赚钱在城里买了房、买了车,她自个儿不愿去城里住,而独自留守乡下,不愁吃不愁穿,有的是钱花,也算享福啦。”

    文大娘来到营业窗口,前头的乡亲主动给她让出位置。老人家没有过多客气地站到了最前头,摸出个存折向窗口递了进去。

    营业员接过存折,彬彬有礼地问:“老大娘,您才昨天取走了钱,今天没得钱取呢。”

    “我不取钱,我来存钱。”文大娘一边说,一边慢腾腾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钞票来,抬手递进窗口,告诉营业员,“这是昨天取的一万一千二百三十元钱,反正我都没动过。要不,你数数。对对对,当面数钱,不是小气嘛。”

    身后的乡亲问文大娘:“大娘,您取钱不作用途,还老是把存折的钱取出来又再存上,难道不嫌麻烦么?”

    “麻烦啥?自己的钱,不时地取出来看一眼,心里也踏实嘛!”文大娘回头瞪了身后的乡亲一眼,接着说,“我取自己的钱,应该没有错吧?”

    排队的乡亲听着笑了,忙着的营业员也“扑哧”地笑出声来。

    笑声中,有乡亲悄悄说:“看来还是老糊涂了,要不,她文大娘曾经当过民办教师和大队的干部,不会闹出这般笑话的。”

    文大娘坐在窗口前,两眼盯着点钞机点钱钞,待办完存款走出来,便扫视一眼排队的乡亲,开口回话说:“我没有老糊涂,是政府给的钱多,我才老跑银行嘛!首先啊,我这个农村老太婆也有退休金吧;再就是,我家分有田地有粮补,分有山地有林补;还有,我家是移民户,有移民补助;另外,还因我当过几年民教师现在有补助,当过早年的大队妇女主任现在也有补助……”

    见老人滔滔不绝地说得没完没了,有乡亲便好心地提醒:“文大娘,您老人家腿脚不方便,就请先走吧,好赶早点回家做饭哪。”

    文大娘瞪眼人家,意犹未尽:“不急,你这话正好提醒了我,没错,我腿脚不方便,还有残疾人津贴补助呢。你看看,这么多项数我都数不过来了,我还能不老往银行跑么?哼,你们这些人啊,老嫌我往银行跑,那我倒是要问,你们经常跑银行,又是干什么呢?”

“存钱,取款呗。”

“是的嘛,不存钱、取款,没人闲着来银行闲耍嘛。”文大娘咧开嘴角,微微笑着,说,“不跟你们辩了,我先走喽。”


阅读 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