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辈的情义

朱健
2019-09-05
来源:

有一种存在,叫情义。它是我们民族几千年的传承和自豪。


一个人讲情义容易,一个集体讲情义难,两代人讲情义更难。


我们新疆大学政治系78-1班,这个集体,有情有义、情义重重,是我们班的传统。


我们班有42位同学,这42位父亲,个个都是中华精英,传奇人物。

搜狗截图19年09月05日1042_1.png

他们有清朝将军后代。有共产党的老红军、老八路、解放军战斗英雄、志愿军子嗣。也有国民党的将领、青年军军官晚辈。还有工程师、钢铁工、煤窑工、农场工、兽医、修鞋匠、货车司机、灾民、特工加囚犯的父亲。

王善国同学,祖辈王将军在清朝雍正年(1779年),作为四品统领,率领清朝官兵平息了边疆噶尔丹叛乱。到他已是第十三代人了。


贾英、南东风同学的父亲是老红军。杨刚、王建新、李新建、王晓丽、王志学、崔新平、王新义、肖国兴、王东方、王速成、时建国、王谦、王爱华同学的父亲都是老八路、解放军的战斗英雄。


十分难得并有趣的是,同学中的父亲,不仅有共产党军队的英雄,也有国民党军队的勇士。邓庆春同学的父亲,黄埔军校毕业,国民党军队将领,参加过抗日战争中最惨烈、最顽强、最英勇的四次长沙会战。那一战,13万中国军人拼死在沙场。


作为子女,作为晚辈,我们能在大学同一个班,成为同学,这是缘分,更是骄傲。


1949年9月25日,新疆和平解放。10万共产党的军队,10万国民党的起义部队,从祖国内地出发,向西、向西、再向西,在中国最遥远的西部,新疆会师了,并且合二为一,有了共同的称号: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。


70年后的今天,新疆已经有2000多万人了。但几代人共同认定的新疆之魂,就是这20万军人,我们伟大的父辈!


70年前,全新疆,没有现代城市,没有工厂,没有铁路,没有公路,没有电力。不能生产一根火柴,一个铁钉,一寸布,一粒糖。一切都是零,一切都是一无所有。20万大军,远离祖国内地,要吃没吃,要喝没喝,要穿没穿。


新疆,占全国六分之一的国土。这1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,比三个四川省还要大。这些国土,是清朝左宗棠将军率兵,浴血奋战数年,从沙俄、阿古柏匪帮虎口中夺回的疆土。


人要吃饭穿衣,国土要守卫,但国家刚解放,百废待兴,也穷当当的,没有钱,怎么办?


毛主席高瞻远瞩,向新疆军区发布了特别命令:一手拿战斗的武器,一手拿生产建设的工具,屯垦戍边!


人们常常会感叹命运多舛。同是共产党领导,同是人民解放军。进了内地和城市的部队,官兵们都变成了新中国建设的管理者、领导者。进了新疆的部队,将士们却成为吃苦的垦荒者,受难的开拓者。而且,这一影响就是几代人。


但是,这20万身上有着井冈山红军、延安八路军359旅的血缘,镌刻着长沙会战印记的军人。无条件地用终身的奋斗,服从了领袖的命令,承担起了祖国的重任,践行了英雄的使命。


从1949年底开始,王震、陶峙岳将军统领着20万大军,在缺钱、少物的极端困境下,掀开了惊天地,泣鬼神,感天动地,建设新疆的绝唱。


建设新疆,需要知识,也需要知识青年,来不断扩充军队。新疆军区向全国喊出了口号:新疆最艰苦,好儿女去新疆!


我父亲同学的父亲,当年的几十万热血青年,我们的父辈,从全国各地奔向新疆,成了新疆军区的新鲜血液,成为新疆第一代开拓者,一干就是一辈子。


这些父辈老了,老的干不动了。他们有一个梦想,想到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看一看。


1995年,新疆自治区党委、自治区人民政府包了专机,专门将这些老兵接到了乌鲁木齐。45年,整整45年。青年朝气的军人,走进了沙漠。暮年耄耋的老人,飞出了沙漠。


老兵们第一次坐上了飞机,第一次使用了抽水马桶,第一次乘坐了电梯。

在游览乌鲁木齐的几天时间里,工作人员发现,这些前辈,这些老兵爷爷,他们很拘谨,甚至有些紧张、局促。取自助餐时,只要一份主食,一份菜。


工作人员十分热情地告诉老兵们,自助餐,可以随便吃。可他们只说两句话:够吃了,够吃了!已经很好了,很好了!谢谢你们!一直到离开乌鲁木齐,这些老兵每顿饭始终只吃一份菜,一份主食。

搜狗截图19年09月05日1042_2.png

这些老兵,已将节俭、自律,甚至是清贫、寡欲,融化在了肌体中。将“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”,镌刻在了人生每一秒!


父辈,情义永存!


阅读1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