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张30年前的荣誉证

张登会
2019-09-05
来源:

在我的人生档案盒内,有一张优秀教师荣誉证书,我视其为珍宝。

无标题.jpg

1983年10月,我所在乡英山村小学教师缺编,经大家推荐,高中毕业在家务农的我有幸成为一名乡村小学代课老师。


英山村是一个偏僻的湖汊,三面环山,全是白皑皑的石头,一面濒临升金湖,每至湖水上涨季节,村民们就以网鱼和采摘菱角维持生 计。村里一所全日制完全小学,共有3个老师5 个年级70多个孩子,学校教学设施异常简陋, 9开间低矮的校舍斑驳开裂,摇摇欲坠,窗户敞口无门。教室内课桌是用1至3米长度不等的木板做成的简易方桌,参差不齐,凳子是学生上学从家里扛来的小板凳,放学的时候,孩子们个个像走村串户的磨刀匠又将凳扛回家。我 要住宿学校却没有床,校长带我翻山越岭走了 10多里山路从村石灰厂抬来一张废弃的单人小木床。我从家里带来一盏煤油灯,每晚两只鼻孔都要灌满从煤油灯里冒出来的黑色烟灰。 为了统筹安排烧菜、烧饭和烧水并节省时间, 我因陋就简,在地上又刨了一个圆形小坑,将炭火放入坑中,再在坑边放上三块砖头,这就是我发明的简易的“地锅灶”,常用来热饭或热水。看到如此工作环境,有“好心人”曾“好 言”相劝:“干脆回家种两亩田好多了。”


我将陈毅元帅的诗《秋菊》和张海迪的名句“只要心在跳动,我就要努力学习和工作,用生命的火花去照耀通往未来的征程”张贴在卧室的墙壁上作为自己的座右铭,以校为家,常常夜以继日,全身心投入到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、给学生补课和家访等各项工作之中。有一次,我因病回家,孩子们竟哭红了双眼,这是人间最珍贵的师生情。就在这个艰苦 的环境里,我自学了一个大学和两个中专学历的所有课程,广泛摄取了哲学、中国革命史、 逻辑学、教育学、心理学、汉语言文学和农学等方面的知识,1988年10月我凭“五大”中专文凭参加安徽省国家干部统一招生考试,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;就在这个艰苦的环 境里,我的教学成绩硕果累累,每年毕业班在全乡教学考核中名列前茅,在1986年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,分管教育的副县长为我题诗鼓励,1986年7月我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我与勤劳善良的英山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1986 年教师节,我在此获得参加工作的第一张荣誉证书──安徽省东至县张溪区优秀教师荣誉证书。


阅读127
上一篇:父辈的情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