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党六十周年感怀

田永清
2019-09-05
来源:

e824b899a9014c08c83772e9037b02087bf4f46a.jpg

我与雷锋同志同年出生、同年入伍,我们那一代人有着大体相同的思想感情。

有些年轻人问我:你怎么刚满18岁就入党了呢?

这和我的家庭出身和少年经历密切相关。我生于河北省无极县西汉村。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,我们那里属于冀中解放区,司令员是大名鼎鼎的吕正操同志。

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的时候,我快5岁,依稀记得一些事情。我的伯父、父亲虽然不是党员,但他俩是坚决抗日的积极分子,八路军的3位武工队员住在我的家里。

那年有人告密,说我家藏有武工队员,日本鬼子和伪军突然来搜寻,抓走了我家一个邻居、当时才十几岁的闫合子。闫合子任凭怎么也不说,最后活活地被打死。在我幼小的心目中,闫合子就是大英雄!他的英名至今镌刻在无极县烈士陵园的墓碑上!

我于1954年以全县第一名成绩考入无极初中,读初中时15岁光荣入团。1957年考进石家庄第六中学读高中。我读高一时任学校团委宣传部长,读高二时任团委副书记,团委书记由孙文华老师担任。那时的中学团委很活跃,开展很多活动,我这个团委副书记算得上学校的“知名人物”。

记得1958年的一个晚上,我看了一场热血沸腾的电影《董存瑞》后,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晴,向学校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我至今清楚地记得,1959年3月30日下午,在学校党支部会议室,几十位老师和学生中的党员,严肃郑重地参加支部大会,先是听取我和高金铎同学宣读入党申请书,接着大家提问和讲评,最后一致举手表决,通过我俩光荣入党。当时,我的心情异常激动,暗暗下定决心:一辈子听党的话,跟着党走,争取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!

高中毕业后,我被保送进入解放军外国语学院,从而参军入伍,在部队一干就干了42个年头。从学员、技术员干起,一步一个脚印,军衔从少尉、大校到少将,最后在原总参谋部兵种部政委岗位上退休。

2001年5月18日,在宣布我退休命令的官兵大会上,当时的副总参谋长吴铨叙上将,在肯定我在位时所做的一些工作之后,突然站起来,面向我说:“为了充分肯定田政委做出的成绩,我向他敬一个军礼!”我当时真有点不知所措、“受宠若惊”。一位上将在大庭广众之中,站起来向一位少将敬礼,此举实属罕见。当时,整个礼堂的官兵,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。

在宣读我退休命令的大会上,我讲了这样两个意思:退休是我军旅生涯的句号,但对于整个人生来说,只是一个逗号或分号;正如一句格言所说,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,还可以给你打开一扇窗。意思是退休以后还可以做很多事情。

我退休18年了,这些年我过得很充实、很快乐,也很有收获。平时,我主要做四件事:一是锻炼身体,二是读书看报,三是写文章,四是作演讲。我一直坚持数年来形成的习惯:日行万步路,夜读十页书。每年在中央和地方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,每年到全国各地作几十场演讲。

我近80岁的年龄,经历了我国从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三大历史变迁,进入了我国改革开放新时代。我还有三个梦:强国梦,统一梦,百岁梦。


阅读140